!?

【伞修】无题

♪这是送给 @ぁ静ぁ 的小礼物,基本上是按照她的想法写的。

♪实在不知道改气什么名字了,文挺长。

♪这一个月没怎么写文,一直再改自己的文。

♪就当是我回来的一个练笔吧。一块不算甜的糖,不好吃不要拆包装哦(。・ω・。)


叶修刚回到家里,看看空无一人的房间,自言自语道:“什么情况?都没有人出来迎接我一下吗?”不过这样也挺好,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好好睡一觉了!虽然在苏黎世自己并没有熬夜,但是每天精神高度集中,现在忽然放松下来,身体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感。

叶修一边走进自己的卧室,一边说:“看来哥真是老了呢!”然后把门关上去掉身上的外套和鞋子,在身上盖上了一件薄薄的毯子就进入了梦乡。

“阿修,阿修!快醒醒,再不醒你就要饿肚子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叶修耳边响起,同时叶修觉得好像有谁在一直挠自己的痒痒肉。可是累了好几天的叶修实在不想起床,懒懒的把上眼皮掀起看向声音的来源,发现这个人居然是自己一直在梦里才会看到的人。

叶修躺在床上扯扯嘴角,说:“看来我真的是很困了!”然后伸手把人拉倒自己怀里:“沐秋,乖乖陪我睡一会儿。反正你一会儿就消失了!”

躺在叶修身边的苏沐秋无奈的笑了,望着叶修,伸手轻轻描画自己对面的人的面目,心里说:“不会的,以后不会消失了。”

叶修把苏沐秋抱在怀里就没有再进入深度睡眠,一直在感受自己身边的这个人。有真实的触感,有温度,而且好像还在动。叶修猛地睁开眼,望着对面这个面带笑容的人冷冷地说:“你是谁?为什么会用沐秋的样子出现在我面前?”

苏沐秋看着叶修警惕的样子,笑容加深,说:“我就是沐秋啊。阿修,我......”苏沐秋还没有说完,叶修坐起身来,看着面前的人说:“不可能,沐秋早就去世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你现在最好离开这里,不然别怪我叫保安!”

苏沐秋站起身来,整理一下刚才被叶修拉倒床上弄皱的衣服,调笑地说:“阿修居然让我离开?你确定?”

叶修正要开口,就听到叶母在外面叫到:“沐秋,小修起来没有啊?快来吃饭了!”

苏沐秋没有再和叶修说话,径直走到门口,说:“记得下来吃饭啊。”然后潇洒利落的拉开门走出去了。留下叶修还在回味刚才自己母亲对刚才那个人的称呼。“沐秋?难道真的是沐秋?可是沐秋不是......”

叶修看着敞开的门若有所思,走出自己的房间,看到那个刚才出现在自己房间的男人此刻正坐在自己父亲身边说些什么,自己那个严肃的父亲居然会出现微笑的样子。

叶修走到自己座位上,看着自己的父亲,问:“爸,他是谁?”

叶父看了一眼叶修,说:“苏沐秋啊。才十几年不见就不认识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忘他了。”

叶修说:“沐秋不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母看看自己的儿子,又看看自己那个倔老头,说:“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简单吃了几口米饭,略微吃了一点炒菜,就把碗筷放下,说:“我吃完了。”

苏沐秋皱眉看着叶修,说:“阿修,你再吃点吧,你太瘦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认真的说:“阿修这个称呼只有他叫过我,我不希望你凭借他的样子叫我这个称呼。”

坐在叶修身边的叶秋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家哥哥露出这样的神情,因为叶修一直都是对谁都很好的样子,所以从来都是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现在叶修这样的表情自己从来没有看见过,就像是对方触碰到他的逆鳞一样。叶秋心里说:“看来沐秋哥对于混账哥哥来说真的很重要呢!”

叶秋漫不经心的说:“那就是苏沐秋,苏沐秋没有去世,一直在国外。”

叶修扭头看着自己的弟弟,说:“叶秋,你怎么会知道他就是苏沐秋?”

叶父看着自己家里三个孩子,说:“叶修,你过来吧,我告诉你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

在苏沐秋出事之后,叶修找来了自己的父亲帮忙,但是后来叶修还是亲眼看到苏沐秋被医院盖上白床单。叶修双拳紧紧攥住,狠狠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说:“你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连沐秋都救不了?”然后就冲出医院了,之后叶修再一次看到沐秋就是沐秋的骨灰了。但是叶修不知道的是,在叶修跑出医院之后,盖住苏沐秋的白床单再一次掀开,躺在床上的人虽然紧闭双眼,但是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到这个人有着微弱的呼吸。

叶父带着苏沐秋来到国外,请了最好的外科医生,用了两年左右是时间,苏沐秋的情况才好起来。叶父会经常去苏沐秋那边看望他,会和苏木齐的主治医生讨论苏沐秋的情况,有时候还会带去叶修的消息给他。

知道苏沐秋完全康复的时候,叶父忽然开口对苏沐秋说:“沐秋,我有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苏沐秋一直对叶父很感激,心里早已想过要好好报答叶父,没想到叶父有一天会开口和自己提要求,苏沐秋看着对面的中年男人,说:“伯父请说,沐秋若是能办到一定会做的!”

叶父想了想,说:“你好了之后准备回去继续玩荣耀吗?”

苏沐秋点点头,眼神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说:“我准备回去帮阿修。而且我们约定过一起站在最高领奖台的!”

叶父说:“我的请求就是你不要回去继续玩荣耀,同时不要出现在小修面前!”

苏沐秋看着叶父,不说话,但是眼神里神情分明在问叶父“你为什要提这样的请求?”

叶父低着头说:“我知道我这个请求很过分,你还有妹妹要照顾。但是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我希望你可以帮帮我。而且,小修早就在你出事的那一年就以为你去世了。”

苏沐秋看着叶父,不敢相信地说:“阿修为什么会认为我去世了?”

“当时你的情况确实很危险,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先让小修认为你去世,然后才带你来这里的。”叶父看着苏沐秋说。

苏沐秋知道叶修是离家出走的,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当自己刚一睁眼看到叶父的时候,苏沐秋以为叶修已经回家了,再加上苏沐秋不喜欢探听别人家事,所以苏沐秋在今天听到叶父的话之前都不知道叶修居然一直没有回家。

叶父看着沐秋,说:“我之所以提出这个请求,就是因为如果你出现在小修面前,小修肯定更不回家了。他从十五岁离开家之后,只有你出事那年见过他,之前之后都没有再看过他了。”

苏沐秋思考着这件事,一边是自己在心里偷偷喜欢的人和妹妹,另一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同时也是一位父亲。这个决定无论怎么做总会让其中一方受伤,但是最后苏沐秋还是选择了叶父。

之后苏沐秋在叶父的资助和自己的努力之下,苏沐秋完成了自己选择的专业同时进了叶氏集团在海外的分公司,一直在帮助叶父和叶秋打理公司。

叶父说完之后,看着叶修说:“沐秋这孩子很聪明也懂得体贴人。比你强。”

“比我强?你凭什么一句话决定沐秋的一生?”叶修在听完叶父的话猛地站起来低头看着叶父,淡淡的说,但是可以很明显听出来叶修一直压着什么:“你之前一直决定着我的生活我不说什么,但是你怎么可以决定沐秋的生活?你怎么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句话让沐橙承受了多少?你知道沐橙当时哭的有多难过?就因为你的一句话,本来沐橙可以有哥哥的照顾,好好背哥哥保护着,但是你却硬生生让他们分开十几年啊!”

叶父看着叶修,冷冷的说:“那你当时离开家的时候怎么不看看你妈妈哭了?沐橙至少还有你这个哥哥,我们呢?我们当时明明有两个儿子就变成一个了。”

叶修还要再说什么,沐秋走过去抱着叶修说:“回你房间,这件事不怪伯父。”

叶修推开苏沐秋,看着他,问:“为什么?为什么当时不拒绝我爸?为什么你这是几年从来不出现?就算不考虑我你考虑过沐橙吗?”

苏沐秋双手放在叶修的双臂上,看着叶修,微笑的说:“因为你是伯父的儿子。你在外面玩,我帮你照顾你的父亲啊!再说了,沐橙不是你一直在帮我照顾吗?而且你可冤枉我了,这十几年我可是有出现过哦!”

叶修正要说什么,叶秋站到叶修站着的旁边,说:“这几年要不是沐秋哥帮忙,我和爸不知道要比现在累多少呢,你倒是外面玩的开心了。而且这是十几年来,沐秋哥每年都会回家过年。本来想给你个惊喜,谁知道你居然一直不回家,就连上次退役都不回来,所以当然见不到沐秋哥了。”

叶修看看苏沐秋又看看叶秋,说:“我回屋了,你们聊吧。”

说完就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叶秋拉住叶修说:“混账哥哥,今天你和沐秋哥一起住啊!”然后推着苏沐秋向叶修的位置靠去:“沐秋哥,好久不见了,两人好好叙叙旧啊!”然后一脸“严肃”的离开了。

叶修走在前面,苏沐秋跟在后面。走到房间的叶修推门而入,然后看着苏沐秋问:“进来吗?不进我关门了。”

苏沐秋笑着走进门,说:“当然要进了,这可是阿修的房间啊!”苏沐秋的话让叶修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苏沐秋,但是很快转头不再看他。苏沐秋走进屋子,叶修刚把门关上,苏沐秋就把叶修夹在了他和门之间,然后故意离叶修很近的说:“今天怎么可以那么和你父亲说话?那可是你爸爸。”

叶修看着苏沐秋的眼睛,说:“怎么?这么些年真把他当成好人了?如果不是他我们不会分开那么久;如果不是他沐橙不会每天晚上梦到你去世哭的泪流满面;如果不是他沐橙不会后来在嘉世变的那么主动出击。明明她是要被宠着的,是要被保护的,可是就因为那个人的一句话,沐橙变了!”

苏沐秋一直听着叶修的话,知道叶修说完,苏沐秋微笑着开口:“阿修一直在说沐橙,证明我的托付是正确的,我的选择也是正确的。阿修会帮助我照顾好沐橙。当然了,作为报答我也要帮助阿修照顾你父母啊!”

叶修还要说些什么,苏沐秋直接吻上了对面的人的嘴唇。叶修一瞬间睁大眼睛看着沐秋,身体一下子僵硬了。苏沐秋只是轻轻我吻在叶修的嘴,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叶修身体也渐渐放松。

当时在你放松时往往是对方“进攻”的时候。苏沐秋伸出舌头轻轻舔着叶修的双唇,直到叶修的双唇已经十分水润,甚至不自觉的“嗯”了一声,苏沐秋这才放过那两片红唇继续向里面进攻。

对着叶修的唇缝用舌头一划,顺势侵入到叶修的口腔,当时叶修紧闭的牙冠让沐秋睁眼看着对面的人,就看到叶修眼神里虽然有些拒绝,但是更多已经被迷离所代替,沐秋看到这样的叶修勾勾嘴角,闭着眼睛继续着这个迟到十二年的吻。

苏沐秋的舌头划过叶修的每一颗牙齿,同时重重的咬了一下叶修的下唇。叶修一吃痛,略微张开了牙关,就这一瞬间,苏沐秋的舌头立刻灵活的钻了进去,一直挑逗着到处在躲的叶修的舌。可是口腔的空间毕竟有限,再躲又能多到哪里,而且每次躲避的时候总会和苏沐秋的舌头碰到。几番“大战”之后叶修选择放弃了,实在躲不开这位“侵略者”对自己口腔的一点点侵入和掠夺,再加上自己似乎并不反感,叶修也开始被动的接受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苏沐秋感受到叶修的变化,心里十分开心。眯着眼睛看到叶修早已通红的脸和沾着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产生的生理盐水的睫毛,苏沐秋忽然有种欺负小孩子的感觉。但是叶修口腔里的温暖让他舍不得早早结束这个吻,于是苏沐秋决定顺应自己的心。于是苏沐秋满满引导叶修回应自己。

叶修似乎在这方面有着和荣耀一样的天分,再加上叶修此时的状态,居然真的在苏沐秋的引导下开始回吻着苏沐秋。两条舌头就在这种“情迷意乱”的情况下一起跳着华尔兹。

知道两人之间的空气稀薄,苏沐秋才恋恋不舍的退出叶修的口腔,叶修将头抵着苏沐秋的肩膀,喘着气,说:“苏沐秋......你什么意思?你要是实在憋得不行出去找妹子啊,我们正说沐橙的事呢。”

苏沐秋伸手抱住叶修,说:“阿修,你挺聪明啊,怎么还看不出来?”然后将叶修放开,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我!喜!欢!你!阿修!”

叶修看着对面的男人,没有说话,就听到苏沐秋心疼的声音传来:“你一直再说沐橙,可是却只字不提你自己。在嘉世刚开始你自己是怎么艰难的拿下三连冠;在别人为你欢呼的时候谁给你肩膀让你靠着休息?”

叶修看着苏沐秋,忽然自嘲的一笑:“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让我一个人面对?喜欢我?你也只是说说而已吧!”

叶修推开苏沐秋,做到床上,说:“每次我累的到时候,我总是想到你,我告诉自己:我至少还可以站在比赛场上,而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我每次看着领奖台的时候,我就问自己:当时那个说和你一起站在巅峰的人现在还好吗?沐橙说你活在我的荣耀里,但其实不然,你不止活在我的荣耀里,你一直活在这里!”说着叶修指指自己心脏的位置。

叶修抬头看着苏沐秋,说:“那你后来还接触荣耀吗?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人特别“不务正业”?觉得认识看我们这种人特别丢人?”

苏沐秋坐到叶修身边,将身边的人抱在怀里,说:“不是的!不是的!怎么会觉得丢人。认识你是我这一生最骄傲的事情了!我醒来之后除了完成学业和工作就在提高自己荣耀的技术了,现在的技术和以前可是相差无几!”

“你带账号卡吗?”叶修扭头问道。

苏沐秋放开叶修,认真的点点头。叶修从一边的柜子上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刷卡器拿过来,说:“竞技场。不是说技术和之前相差无几吗?哥看看你到底差多少!”说完自己走到一边的电脑上刷卡登录了荣耀。

“兴欣,0314.”叶修平静的说。

苏沐秋看看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和刷卡器,伸手把刷卡器连接上,刷卡登录了荣耀,找到了叶修说的房间号把密码输入进去。

就看见一个满级的战斗法师站在场中央,看到他进来二话不说就是一记龙牙。苏沐秋操作着角色向左边闪去,同时用了押枪,就看到对方把龙牙改为连突刺。

三分钟左右,一场结束了,以苏沐秋的失败告终。

“手速话可以,就是意识下降了不少。看来你确实练习了。”叶修把账号卡退出来看着苏沐秋说:“为什么后来连一个联系方式都不留下?就这么放心把沐橙交给我?”

“因为你是阿修,所以当然放心啊。”苏沐秋微笑的说。

叶修走到苏沐秋身边坐下,说:“当时看到医生盖上白床单的那一刻,当时有个冲动就是和你一起走,要不是沐橙的哭声,可能我就真的追你去了。”

苏沐秋笑着说:“就这么离不开我啊?还要‘殉情’?”

叶修点燃一支烟。烟雾弥漫,看不清叶修的表情,就听到了叶修淡淡的语气,就像是再说别人的事情:“或许真的是殉情吧。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对你到底是什么感情,直到看到那一幕,我好想突然明白了,或许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可能就离不开你了吧!”

叶修的话让苏沐秋心里一疼,叶修的语气看似没有任何感情,但是这样的语气是经历了多少辛酸才能如此平静。但是叶修的话也让苏沐秋很开心,这说明多年来并不是自己在单相思,至少叶修也是喜欢自己的。

苏沐秋把叶修的烟从那双漂亮的手上拿开,掐没在不远处的烟灰缸里。然后双手放在叶修的肩膀上将叶修转过来,看着叶修的双眼,说:“阿修,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不对。以后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笑着说:“怎么可能?先不说沐橙那边,就是我父母这边我都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态度。”叶修又想了想,说:“如果他们不同意该怎么办?”

苏沐秋笑着说:“阿修怎么不担心你和我在一起你粉丝怎么说你?不就不怕掉粉啊!”

叶修无所谓的笑着:“我玩荣耀又不是为粉丝玩。而且既然是喜欢我,那就应该接受我的一切,谁都不是圣人,不可能十全十美。”

两人在房间里讨论着“出柜”的事。房间外面,叶母问叶父:“你说是沐秋那孩子喜欢小修?”叶秋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着苹果,接嘴道:“我哥还喜欢沐秋呢。”

叶父看着这对母子,说:“你们怎么这么八卦,这是那两个孩子的事,你们猜也没用。”然后对着叶秋说:“你联系一下沐橙,让她也过来吧。这兄妹两也十几年没见过面了。沐秋这孩子怕沐橙告诉叶修,连沐橙都没见面。”

叶母转头看着叶父,问:“老叶,沐秋那孩子怎么会同意你那个请求呢?我觉得大多数人都不会同意吧!”

叶父淡淡的说:“所以说沐秋那孩子真是太爱叶修那个家伙了!”然后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说:“当时沐秋那孩子想了很久,我都已经决定放弃了,但是沐秋那孩子突然说:‘伯父,阿修代替了我做了哥哥的责任,那我就代替阿修尽一个儿子的责任吧,就是怕伯父觉得 我不够好。’当时我一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没想到沐秋会答应,更没想到是这样的原因。从哪个时候起,我就决定认下这个‘儿子’了!”

叶母听完了,说:“没想到这孩子居然为了小修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怪不得你那么喜欢他。”

叶父摇摇头说:“喜欢他不是因为他为了叶修做出的牺牲,而是喜欢他这个人。特别聪明,一点就通。叶秋当时说的没错,要不是沐秋一直在海外打理着公司,不知道要把我这把老骨头累成什么样子呢!”

第二天清晨,阳光就在屋子里的人拉开窗帘的一刻洒满了整个屋子。就看到拉开窗帘的人走到床边,温柔地看着床上躺着的人,然后开口说:“阿修,早晨啦,快起吧!”

床上的人揉着眼睛说:“沐秋,你能不能不要和我妈一样啰嗦?才几点就起床?”

沐秋忽然贴近叶修,说:“你怎么不说昨天你几点睡的呢?和你说了好几遍该睡觉了,还一直拉着我竞技场。”

叶修坐起身来,听到苏沐秋的话立刻转头看着苏沐秋问:“不对啊,以前都是我叫你,现在怎么改成你叫我了?而且你昨晚也不见得比我早睡吧!”

苏沐秋把叶修的衣服一件一件递给他,同时说:“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懒啊!以前让你叫我是因为你叫我的时候离我很近,我就可以很仔细的看到你。现在帮伯父打理公司,每天早晨有早会的!”

苏沐秋的话让叶修脸不自然了一下。穿好衣服的叶修拉住苏沐秋,说:“要不就今天吧,和他们摊牌!”

苏沐秋一边收拾床一边回答:“可以,我无所谓。反正在国外这些年挣的钱应该也能养活你了。”说完捏捏叶修微胖的脸,说:“只要有荣耀,有泡面,有我,你就养活了!”

叶修伸手拍下去苏沐秋的手,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还有你?哥前十几年没你也活的好好的。”

走到楼下,叶家人正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叶秋看到叶修的出现,一脸惊讶的说:“这是太阳从西边升起了吗?混账哥哥居然今天起得这么早!还是沐秋哥有办法。”

叶修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说:“笨蛋弟弟不要乱猜,小心闪了舌头。”然后看着自己的父母说:“爸,妈,有件事情和你们说一下!”

叶修看看自己的父母没什么反应,继续说:“我和沐秋在一起了!”

叶母看看叶修,又看看沐秋,说:“知道啊。就这件事?那就不用说了。”

苏沐秋看见叶修有些不相信,说:“伯母,阿修指的是我们现在是恋人的关系!”

叶父抬头看着叶修说:“你从小就对我的安排反感,但是这件事你要想清楚,不是那么简单。先不说以后你们,就是现在,有多少人接受你们这种关系?你们将来遇到的可以说是困难重重。”

叶母在一边也附和道:“是啊,小修。你可要想好了!”

叶修拉着苏沐秋的手,坚定的说:“我想好了。当年如果沐秋醒来我就打算等拿到冠军就表白,可是当年发生了那件事。现在既然有机会和他在一起,我不想在错过了。”

叶父叶母相互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叶母点点头,叶父摆摆手,都表示同意了。

叶修站起身来,面对苏沐秋单膝跪在地上,从裤兜里掏出一枚戒指,说:“沐秋,当年第一赛季的冠军戒指我放在了南山。这是这次刚拿的世界冠军的戒指,我觉得用这个变白更有意义。”然后抬头看着苏沐秋认真的说:“沐秋,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苏沐秋笑着接过戒指,说:“要表白也是我先啊,而且这个戒指我也戴不了啊!”

“你们两真是的,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肉麻?”苏沐橙的声音在一边响起,苏沐秋和叶修齐齐看向声音的来源。就看到苏沐橙站在一边挥着手里的手机,微笑着说:“刚才我录下来啦!”

叶修站起身问:“沐橙?你什么时候来的?”

苏沐橙笑着说:“我刚来不久。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情人终于终成眷属”了!”



最后说一下关于《大神退役后在干什么》的联文。因为和我联文的小可爱突然消失我也找不到,所以联文的坑只能留在那里。等她出现了,我们会商量一下之后把坑填住。谢谢大家对联文的关心!比心心❤

评论(8)
热度(2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