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叶/all叶】你最重要

这是个all叶底的肖叶文,写的有点渣。

是 @岁月予我以深情 的点文,结果没写好,真是对不起岁月。

“领队领队,我和你一起住吧,你看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和我住在一起多有归属感?是吧,所以,和我住一起吧!”黄少天坐在大巴上和叶修说道。因为马上就到分房间的时间了。

叶修戴着耳机坐在肖时钦身边,说:“为什么?我不想这几天耳朵疼。”

黄少天卒,坐在座位上看着叶修。

喻文州看看黄少天,正准备说话,就听到叶修说:“别找我住一起了,我和肖时钦一起”

张新杰看看肖时钦,又看看叶修,问:“领队可以可以告诉我们这是什么原因吗?”

叶修摘下耳机,说:“不为什么啊,我就是和肖时钦住在一起,不可以吗?”

张佳乐正准备说“不可以”,结果叶修抢先一步说:“不可以也没用,就这么定了。”

楚云秀坐在座位上哈哈笑着说:“张佳乐,你也是够了,连说话都可以被抢!”

苏沐橙也面带微笑地说:“这次比赛可不要因为张佳乐导致我们是第二名。”

肖时钦站起身把自己的背包从架子拿下来,说:“没事,叶修前辈不是四冠在手了吗,一定能压住张佳乐前辈的。”

张佳乐一下子就炸毛了,反击道:“小事情,你什么意思?你就算要夸叶修也不能以打压我来夸吧?”

正要下台阶的叶修转身对着张佳乐说道:“张佳乐别乱叫,小事情是你叫的吗?”说完继续走了下去。

苏沐橙跟在后面对楚云秀说:“唉,这个宣誓主权的方式也是没谁了!”

楚云秀小声回道:“这还是在不知道他们关系的时候,这要是知道了,国家队不得全炸了?”

因为来的时候是中国的白天,所以人们并不困。于是叶修提议说去训练室玩一会儿荣耀,顺便看一下国外和国内有什么区别。于是国家队的众人都跟着叶修去了训练室,开始玩荣耀。

不过玩荣耀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主要的内容,既然自己已经不能喝叶修住一起,那就让自己多喝叶修相处一会儿也好。但是没想到肖时钦走到叶修身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叶修站起身来,对着大家说:“我先回房间休息调一下时差,你们随意。”

于是众人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叶修和肖时钦消失在训练室里,黄少天看见叶修完全消失在训练室之后,跑到苏沐橙身边,问道:“叶修为什么那么听肖时钦话?而且这两人怎么感觉怪怪的?”

剩下的人都看着苏沐橙,想知道答案。苏沐橙看看大家,神秘一笑,说:“这件事你们慢慢就知道了,干嘛这么着急嘛!”说完拉着楚云秀也消失在训练室里了。

第二天一早,众人到了餐厅发现不见肖时钦和叶修的身影,人们一边吃饭一边等着这两人,但是黄少天耍了一下小心思,那就是把叶修和肖时钦的位置给隔开了。

不一会儿叶修和肖时钦同时出现在餐厅,看到座位分开也没有说什么。坐在座位上,叶修看看碟子上很快放满的食物,脸色平静地把食物分给了离自己不远的肖时钦和苏沐橙。

坐在肖时钦身边的黄少天立刻惊呆了,嚷嚷道:“叶修叶修叶修,你什么意思?我离你不比肖时钦离你近吗?你怎么把食物给他不给我?我也没有吃饱啊!”

叶修淡淡地回答道:“你没吃饱给我夹菜?我以为你吃饱了,下次啊。”

黄少天又一次无言以对。楚云秀看着黄少天说:“能治黄少天的我觉得除了喻队就只剩叶修了。”

走到训练室里,喻文州拿着世邀赛的时间安排表走过来,说:“领队,这是安排表,我觉得我们要商量一下出场的人。”

叶修接过表,说:“你有什么想法?”

喻文州看着指着开幕式那一栏说:“我觉得这天大家应该都出席,这是第一点,但是后面的记者招待会我不知道是全部出现还是派代表?”

叶修想了一下,说:“还是派代表吧,我觉得如果全上的话时间来不及。”

喻文州点点头,说:“那领队,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叶修看着喻文州说:“你是队长,你定就好了。”

“你是领队,拟定更合适,而且你定的名单大家不会有异议的。”喻文州微笑着说。

叶修想了一下,说:“文州啊,我觉得你不是来找我商量这件事的,这些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出发的时候冯主席已经和你说过了吧。我记得老冯就让我负责荣耀。”

喻文州没想到叶修会看穿自己,但是脸上依旧是微笑地看着叶修,说:“那领队觉得我不是找你商量着件事是来干什么呢?”

叶修站起身来,说:“不知道,但是你肯定不是来找我商量这件事的,这种事一般早就定好了。”

喻文州看到叶修站起身,问道:“领队这是准备去找肖队吗?”

叶修点头说:“是啊,看看他训练怎么样。现在你是队长,叫他肖时钦就好了。”

“那我能问一个比计较私人的问题吗?领队。”喻文州问道。

叶修心里已经知道喻文州要问什么了,于是干脆直接说:“我和肖时钦在一起了。”

喻文州不再微笑,看着叶修,说:“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怎么从来没见领队说过?”

叶修伸手想要拿出烟盒取一支烟,后来一想这是在训练室里,于是又把手伸出来,说:“好像是挑战赛结束之后吧,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在一起的。但是肖时钦说怕联盟乱什么的,就不让说,本来我早就想说了。”

喻文州心里有点难受,又问道:“那领队家人知道吗?”

叶修想了一下,说:“就我那个笨蛋弟弟开始不太同意,后来也不反对了,反正我从十五岁就离开家里了,所以他们其实也不太管我,再加上传宗接代什么的还有叶秋,所以对我这件事也无所谓。”

喻文州不再说话,看着叶修很久,问了一句:“那我还有机会吗?”

叶修没想到喻文州会这么问,但是既然对方问了,不回答不太好。叶修认真的说:“我不想背叛他,无论身体还是心。”说完就离开座位了,再呆下去双方都有些尴尬了。

叶修走到肖时钦身边,看到肖时钦正在做障碍跳跃训练,而且马上就完成了,看了一下屏幕上显示的分数,叶修微微皱眉,但是并没有说话。一直等到肖时钦做完这个任务,叶修才开口。

“怎么分数不是很好呢?时差问题还是怎么了?昨天飞机坐到有点累吗?”叶修双手搭在肖时钦的肩膀上问道。

肖时钦抬头对着叶修笑了一下,说:“刚才看到喻文州去找你,有点担心。”

叶修拉开肖时钦身边的椅子,问道:“担心什么?”

肖时钦看着叶修,说:“担心如果喻文州和你挑明了,你会答应他。你自己可能没发现,你对人很温柔。我担心你怕拒绝他会影响他比赛的状态而答应他。”

叶修笑着敲了一下肖时钦的头,说:“这么不放心我当时怎么狠心不对外宣布的?”然后认真的说:“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不会再答应别人的,你就放心吧。”

肖时钦笑着看着叶修,没有说话。

不知道真相的其他人看着那边的互动心里都泛酸。这时候就看到叶修站起来,拍拍手,说:“大家稍微听一下,我想宣布一件事。”

众人看着叶修认真的样子,都知道这件事很重要,都停下了手里的事情,抬起头看着叶修。

叶修把肖时钦拉起来,说:“我要宣布的事就是我和肖时钦早就在一起了,已经一年左右了。”

叶修也不管大家什么反应,看看表,说:“现在大家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吧。”说完拉着肖时钦离开了训练室。

“怎么出来了?”肖时钦问道。

叶修放开肖时钦的手从兜子里掏出烟,说:“我想抽烟了,训练室里不让。”

肖时钦看着叶修侧脸,心里知道叶修其实是不想看到大家失落的表情,所以出来了。但是肖时钦并没有点破,而是对叶修说:“你答应过我不会抽太多烟的,怎么要食言?”

叶修吸了一口,说:“我今天才是第一支,还没过门就管我,这要是过门了我是不是要每天被你监督了?”

肖时钦伸手把叶修的烟从嘴里拿下来身边把叶修压在墙上,靠近说:“后悔在一起了?就是后悔也没用,不退货!”

叶修笑着说:“什么时候说后悔了?我什么时候后悔过?”

其实就在叶修和肖时钦出来之后,大家就跟出来了,本来是想在争取一下,但是没想到看到了肖时钦和叶修的互动。

大家最后又返回了训练室,但是大家心里都想的是:既然肖时钦对叶修那么好,那么自己也就放心了。只要叶修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大家就凑乎看吧。

评论(7)
热度(5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