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ll叶】大神退役后在干什么(第十四章)

☆此为联文。

☆长篇,不会弃坑。

☆可以说是肥肠ooc了。

☆文笔幼儿园。

☆大概一周两更

因为粉丝要求,所以大神账号卡依旧归个人

☆翻译来自文档自带翻译,有问题请指出!

“My cousin , you ' re here . I miss you !(表姐,你来了,我好想你啊!)”Carlos直接给刚进门的钟叶离一个大大的拥抱。因为身高原因,所以钟叶离整个人几乎都被抱进怀里了。

叶修抱着手臂看着门口这对表姐弟,然后淡淡地说:“Since your cousin comes, go with her.(既然你表姐来了就和她走吧。)”然后看着钟叶离说:“快把他领走,我家住不下了。”

钟叶离好不容易从Carlos怀里“挣扎”出来,看看叶修家里的人,除了自己全是男人。钟叶离不自觉的咽咽口水,感觉压力好大。忽然双目睁大转头问Carlos:“你不会喜欢叶修大神吧!”然后不等Carlos开口,钟叶离又说:“你可千万别,叶修大神不是你可以喜欢的起的,就算是你姐我帮你也无能为力。”

钟叶离的话一字不漏的让所有人都听到了,众人都等着Carlos回答,结果就听见某个懒懒的声音说:“小钟,你这话可就不对了,Carlos怎么就喜欢不起我了?就算Carlos不喜欢我也总该为我负责吧。”然后好像还嫌自己这话不够力度不够大,还走到Carlos面前,看着他微笑的说:“Yeah! The guy who saw my body!(是吧!看过我身体的家伙!)”

Carlos忽然脸红,说:“You don't say, I'm not that it is evitable?(你不要乱说,我那次不是也是逼不得已吗?)”后来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叶修埋怨着说:“Who wants you to be weak like that, and you don't let it out, and then I was alone, what can I do? Besides, is it easy for me?!(谁要你那次能虚弱成那样,你又不让说出去,当时又只有我一个人,我能怎么办?再说了我容易吗!)”

钟叶离在叶修说出那句“看过我身体”那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愣在原地,感觉自己应该算一下自己和Carlos下一秒能生存下来的可能性。因此根本没注意到Carlos对她说的那句:“What I like is Mu Cheng! I don't like this gay!(我喜欢的是沐橙!才不喜欢这个家伙呢!)”

当然,其实注意到最后Carlos说的那句话的人只有三个。沐橙早就在电话另一边红了脸,还有一个则是站在Carlos对面晃着手机显示着自己是加进入QQ电话的人了;还有一个则是在遥远的美国心里想着:自己妹妹终于有人喜欢了。然而其他人则都把注意力放在叶修话上了,当然这一切都归功于肖时钦的翻译!

“叶修,你最好解释一下什么叫做‘看过你身体’!”叶秋已经气到不再叫叶修哥哥了,直接喊着叶修的名字“指责”道:“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对自己保护一点?怎么就让他看见你身体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唔唔唔”

叶秋还没有说完就让叶修用手捂住了嘴巴,叶秋瞪了叶修一眼不再开口,叶修才把手拿开,然后一脸嫌弃的说:“笨蛋弟弟多大啦还不知道叫我哥!再说了都是男人,让他看一眼又不会掉一块肉怎么就不能让他看了。”说完叶修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小钟记得把他带走,我不想我一会下来还看见他!You go back and find a way to borrow a computer from your cousin, and we'll continue tonight.(你回去想办法和你表姐借到电脑,咱们晚上继续。)”然后就消失在了自己房间。

留下屋子里的男人看着钟叶离和Carlos,屋子里的男人们眼神里露出的神情让钟叶离有种自己就不该过来接着个混蛋。只有Carlos傻傻的一边拿自己东西,一边嘀咕:“Bastard, you've been a big year, and you don't know yourself for a rest! The last time it was almost the last time the wind was blown down, hum!(混蛋,你都过大年了也不知道自己休息一下!活该上次差点让大风吹倒,哼!)然而非常不幸运的是Carlos正好走到了周泽楷身边说的这句话。

然后就听见王杰希、韩文清和周泽楷的手机里传来叶修的声音:“Carlos, just one more word, believe it or not, I make you too tired today to get up tomorrow!(Carlos,你再多说一句你信不信我让你今天累到明天不想起床!)”

叶修下一秒出现在自己卧室门口,满脸的尴尬和无奈,看着钟叶离说:“小钟,你快把他带走。回去给他一台电脑,配置要求你路上问Carlos就行了。”

钟叶离见叶修这个样子,觉得就算自己再好奇刚刚自己表弟的话也应该先把这个家伙带走。于是钟叶离微笑着说:“那叶神,我们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了!”说完拉着Carlos就走,生怕下一秒让其他某个大神留下。

看着Carlos和钟叶离走出家门,叶修微笑地站在门口说:“各位,现在已经九点多了,是不是该休息了!”

叶秋张嘴正要再说什么,就听见叶修继续说道:“大眼儿你是不是也该回家了?老韩你定酒店了吧!让大眼儿把你一起送回去吧!好了,大家今天就聚到这里吧。”

叶修正要回卧室,就听见某“联盟的脸”一脸无辜的问:“前辈,我住哪儿?”

“你没定酒店?”叶秋问道:“你要是没定我帮你。反正我家周围正好有酒店。”

周泽楷根本就没有看叶秋,眼睛一直看着叶修。应该说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叶修,不在现场的更是竖着耳朵听着叶修准备说什么。叶修一阵头大,但是看着周泽楷的表情,叶修又说不出什么太过分的话,想了想,叶修说:“小周就住客房吧,正好家里还有一间空客房。明天你爷爷要来,你还要去接机,从你这里出发比较近。”

叶修的话让叶秋非常不乐意,看着叶修生气地说:“混账哥哥为什么让他住咱们家?住酒店一样很近啊!”叶修看看周泽楷,又看看叶秋说:“因为哥乐意!”说完潇洒回到卧室,把QQ电话挂掉躺到床上,心里想:“沐秋,我忽然好怀念和你住一起的日子!”

留下一屋子的人都“仇视”的看着周泽楷,然而周泽楷根本就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现在他心里就一个想法:“前辈让我住他家了!”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我要和你PKPKPKPKPK.你怎么能去迷惑老叶,他那么单纯,他能然你住他家一定是你迷惑他了。周泽楷你听到没有,今天晚上竞技场!”黄少天是第一个发声的人,也说出了大部分人的想法。

其他人正要说什么,就听见一个怪怪的声音说:“叶修单纯?他要是单纯就不会把我们所有人都骗去帮他升级账号卡!”

这个人的声音一出才让人想起他们刚刚还有很多问题要问结果让叶修打断了。王杰希和韩文清互看一眼,既然事情已经成这样他们就没必要再呆下去了,于是两人和叶秋简单说一声“再见”就起身离开了。整个屋子就剩下叶秋和周泽楷了。本着“来者是客”的原理,叶秋还是很有主人“风范”的把周泽楷带去房间,然后准备回到自己房间。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周泽楷拽住了他的衣服。

“放手,不要觉得我哥让你住在我家你就有什么希望!”叶秋不耐烦的说道。周泽楷拿起手机,说:“QQ电话。”

周泽楷的话提醒了叶秋,自己不再那个群里,所以不能加入那个电话。然而混账哥哥似乎还有事情瞒着自己,并且只能从Carlos那里知道。叶秋复杂的看看周泽楷,傲娇地说:“不要觉得这样我会接受你!”然后和周泽楷一起坐到床上听电话里的内容。同时叶秋也直接把Carlos说的内容翻译出来给周泽楷听,当然其他人也听见了。

“Carlos,你先说一下把你们骗去升级账号卡是什么意思?”喻文州问道。

“这是秘密,不能说。”Carlos听到喻文州的问题想也不想直接说道。

喻文州拿着手机站在阳台想着到底是什么事让Carlos这么坚定拒绝回答自己的问题,就听见黄少天那边说:“既然这个是秘密,那老叶为什么他会差点让风吹倒?你们那里的风就那么大吗?就算风再大怎么可能会把人吹倒?又不会出现十级大风!”

Carlos坐在钟叶离的车里,无所谓的说:“Of course it ' s because people are thin ! You think , a 178 - centimeter tall person weighs only 55 kilograms , and is still a man , how can not let the wind blow down ?(当然是因为人瘦啊!你想啊,一个178厘米高的人体重居然只有55千克,而且还是一个男人,怎么不会让风吹倒?)”

听到Carlos的话以后,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叶修居然只有110斤,可以说他这个身高体重来看要比一个女生都要瘦了。可是叶修怎么会这么瘦呢?实在美国的生活不好吗?不好为什么还不联系我们?

“Are you sure Ye Xiu is only 55 kg?(你确定叶修只有55千克?)”肖时钦声音淡淡的说,但是大家都听出了他语气的自责和不安。如果有人现在在他身边,就可以看见肖时钦几乎是瘫坐在自己的床上的。从来没有想过叶修会这么瘦,就算是看到他在兴欣那么艰苦的环境下,也没有见过叶修会瘦到“弱不禁风”的程度。

肖时钦心里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如果不是他现在不能退役没有办法和韩文清、王杰希一起找叶修,叶修就不会这么瘦;如果不是自己没办法找到叶修,说什么也不会让叶修这么辛苦。

Carlos手里拿着手机笑着对钟叶离说:“My cousin , this group is too concerned to Ye Xiuyan ! Ha ha ha , laugh at me .(表姐,这群人对叶修也太关心了吧!哈哈哈,笑死我了。)”

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一道严肃的声音:“Carlos,你最好先回答问题。”

Carlos很不服气,正要说些什么,就感觉有人拉自己衣服,转头一看原来是自家表姐。钟叶离对着手机说:“韩队,Carlos他开玩笑的。叶神哪有那么瘦。是吧?Carlos!”说完还对Carlos使眼色,

然而这个神经大条的人并没有领会,语气坚定的说:“No mistake, Ye Xiu was 55 kilos at that time. It seemed to have grown to 60 kilos before he came back. However, I don't know how much it is now.(不会错的,叶修他那个时候就是55千克。好像回来之前有长到60千克。不过......不知道现在多少。)”

“那个时候?”善于发现细节的张新杰注意到了这一点,问:“请问是哪个时候呢?”

Carlos想了想,犹豫地说:“那个......叶修还接电话吗?”

“混账哥哥如果接电话你可能现在已经让他怼回去了!”叶秋不耐烦的说着。

Carlos一听叶修不接电话,心里顿时放松了不少。毕竟这件事叶修当时嘱咐过他不让他说出去,可是叶修当时那个样子实在太让人担心了。于是就听到Carlos说:“我用我母语说吧,这件事说起来挺长。”也不等人们反应,就听见让联盟众人犯难的英语从听筒里传来。同样Carlos也陷入回忆中。

当时一共有五个任务要交给他们做,后来是教授和委托方讲了很久才只给了他们两个个任务,而且其中一个个任务是五个任务中最难也最重要的!但是委托方还有要求,就是无论这两个任务的参与者有谁,指挥者和参与者都必须有叶修。于是叶修一个人身上就有两个任务。当然,作为叶修的室友和计算机方面天才的Carlos也是参与者之一。

委托方交给的任务重时间还比较紧,所以叶修就日以继夜的工作。有一段时间叶修为了把样板做出来每天早上不到五点就起床,然后简单吃一口就趴在电脑前开始工作,中午饭有时候忙起来就直接忽略掉了,晚饭基本上是以方便面和快餐为主,晚上要是实在困得不行叶修就点一根烟给自己提神。这样的高强度工作大概持续了一个月,叶修那段时间可能每天就休息两三个小时,Carlos就有好几次看见叶修趴在自己的电脑桌前就睡着了,旁边的烟灰缸里全是抽完的烟蒂。

任何人的身体都承受不住这样的透支,于是在样本做出来的第二天叶修就病倒了。

Carlos吃完午饭回到寝室,发现叶修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还没有起床。Carlos一边收拾自己的桌子,一边笑着叶修,说:“Ye genius is stay in bed? This is the first time.(叶大天才这是要赖床吗?这个可是第一次呢。)”可是Carlos等了半天也没有听见叶修说话,Carlos以为叶修没睡醒,毕竟高强度工作了那么久,也是时候让叶修好好休息了一下,于是Carlos没再说话,而是坐在椅子上看他们剩下是内容。

忽然听见叶修那边在咳嗽,但是有气无力的。Carlos着急看向叶修,发现叶修已经面对自己了,但是脸上一片潮红。Carlos忽然慌了,赶忙走到叶修身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发现那个热度更本不是正常的温度。Carlos一下子就吓到了,手忙脚乱的去找体温计。

不找体温计还好,看完体温计Carlos彻底乱了。三十九摄氏度,怪不得整个人烫成这样。Carlos准备松叶修去医院,正好叶修这时候醒了过来,拉着Carlos的手虚弱地说:“Carlos, don't go to the hospital. Just clean it with alcohol. It's okay.(Carlos,不要去医院。用酒精帮我擦一下就好了。没事的。)”

Carlos看着叶修的样子,怎么可能不去医院,因此Carlos仿佛没有听见叶修的话,将叶修扶起来给他穿鞋。可是叶修非常不配合自己。Carlos生气的喊道:“Ye Xiu, you'll die if you don't go to the hospital again.(叶修,你要是再不去医院会死的。)”

但是没想到叶修说:“Death? If it's dead, can I see Mu Qiu?(死?如果死了是不是就可以看见沐秋了?)”之后叶修发现自己身边还是有人的,于是抬起头对着Carlos虚弱的笑着,说:“You listen to me, don't take me to the hospital. Just clean my body with the alcohol in my locker. And don't tell anyone.(你听我的,不要送我去医院。就用我柜子里的酒精帮我擦一下身体。还有不要告诉任何人。)”

最后Carlos选择妥协了,将叶修扶起来靠在床头的墙上,在叶修的指挥下从叶修的柜子里找到了叶修说的酒精,然后又拿来叶修的毛巾,将酒精到了一点在叶修的毛巾上给叶修开始擦身子。先擦了叶修的额头,后来又擦了叶修手心和脚心以及耳后。但是发现叶修并没有退烧的情况。Carlos着急的问着叶修:“What? No use? Go to the hospital! No more procrastination, or it will be worse.(怎么办?没有用?去医院吧!不能再拖了,不然会更严重的。)”

可是叶修并没有回答他,开始将脱掉自己身上的短袖,说:“Give me the towel , go out .(把毛巾给我你出去吧。)”可是Carlos担心叶修出什么意外,说:“I ' ll come . Where are you going ? Why don ' t you take your clothes off ?(还是我来吧,你要擦哪里?怎么还要脱衣服?)”

叶修虚弱的抬起头说:“Are you sure? Wiping the armpits and the roots of the thighs. This will increase the heat.(你确定?擦腋窝和大腿根部。这样可以加大散热。)”

早在叶修说“ham root ministry(大腿根部)”的时候Carlos就脸红了,但是转念一想叶修是个病人,而还不知道几时就烧起来了,现在身上应该没什么力气,自己和叶修住了这么就,第一次看见叶修这个样子。于是Carlos点点头说:“Let me help you.(我帮你吧!)”然后也没有那么多顾忌帮叶修擦了叶修说的地方就把叶修放倒让他躺在床上休息。Carlos把酒精和毛巾放好坐回自己的床上,但是眼神却时刻注意这叶修那边的情况。

叶修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而有严重的趋势。过了好一会儿,Carlos看见叶修嘴动了动,可是自己听不见叶修的声音,Carlos赶忙走过去伏在叶修嘴边想听请叶修的话。

就听见叶修说:“不......不要离开我......你个话痨......我怎么可能戴耳机......小周......当然好看了......老韩......老韩......你怎么在这里.......”叶修还说了很多,可是Carlos有的听到了,有点听不懂。

但是Carlos知道叶修这些话绝对不是对自己说的。Carlos有摸摸叶修的额头发现叶修身上的温度比之前好像更高了。于是Carlos决定不管叶修之后会怎么怪自己,自己都必须把他送去医院!

Carlos帮叶修将衣服穿好,有简单收拾一下自己把钱包和手机拿好以后就思考怎么才能将叶修运到医院,需不需要再叫个人来帮忙。但是就在Carlos背起叶修的那一刻,Carlos没好气的说:“It ' s gonna be so light !(活该会病,居然这么轻!)”

送到医院以后,一声的话让Carlos心里一紧:“Thanks to the timely delivery, otherwise he will turn pneumonia!(幸亏送来及时,不然他会转成肺炎的!)”之后医生又把Carlos叫到医生办公室,问:“Isn't he not getting a good rest and eating well lately?(是不是他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而且没有好好吃饭?)”

Carlos想了想点点头说:“Work is tight recently.(最近工作比较紧。)”医生听完他的话后点点头说:“His weight is too low. Plus he has a long history of smoking. He is so sick this time because his body resistance is so low!(他的体重实在是太轻了。再加上他有多年的抽烟记录。他之所以这次生病会这么严重就是因为他的身体抵抗力实在太低了!)”

Carlos问医生:“What should I pay attention to later? Do you need to be hospitalized?(请问有什么以后需要注意的?需要住院吗?)”

“Suggest you had better stay in hospital, because the appearance that sees him feverish time should not be short. Should stay in hospital to observe!(建议你们最好住院,因为看他的样子发烧时间应该不短了。应该留院观察一下!)”医生看看叶修的病例又看看Carlos说:“There is no particular attention, is that this time must eat on time and must be light.(没有什么特别注意的,就是这段时间吃饭一定要按时并且必须清淡。)”

Carlos点点头表示记住了就离开了医生办公室回到叶修的病房。叶修烧已经退下去了,但是还没有醒过来。Carlos坐在叶修病床边说:“How could you spell it ! They gave me a short time , but we ' re so many people , you ' re sick of yourself !(你怎么就这么拼!他们给的时间虽然短,但是我们这么多人呢,你居然把自己累病了!)”之后Carlos就一直等叶修醒过来。

好在叶修虽然抵抗力差但是意志力强,没多久就醒过来了。看着天花板和身边的Carlos,叶修疑惑的说:“This is the hospital? Didn't you say you sent me to the hospital?(这里是医院?不是说不要你送我来医院的吗?)”

Carlos瞪了叶修一眼说:“Did the genius want to die in the dorm and blame me? If I don't take you to the hospital, your temperature will burn the sheets out of the hole.(大天才是想死在宿舍然后赖到我身上吗?我再不把你送医院你的体温就可以把床单烧出洞来了。)”

Carlos的玩笑让叶修笑出声来,但是紧接着就让一连串的咳嗽声代替了。Carlos赶忙将水杯递过去,看着叶修认真的说:“Ye Xiu, I know you want to quickly complete the task, but not so hard. You see there are five individual tasks your group, task two five people. Apart from you I repeat, that is to say each task group in each of three individuals are not in conflict, that is to say the three the individual is not very busy. You can put some topics to them to cooperate.(叶修,我知道你想快点完成任务,但是不要那么拼命。你看任务一你的小组里有五个人,任务二有五个人。除了你我是重复的之外,也就是说每一个任务组里各有三个人是不冲突的,也就是说这三个人并不是很忙。你完全可以把一些课题交给他们去合作完成。)”

叶修将水杯里的水喝完之后又躺回床上,看着Carlos说:“I know I can, but there are some things I can only do by myself.(我知道可以,但是有些内容我只能自己去完成。)”然后调侃着Carlos:“This is a fiend in human shape for me? You don't love brother!(混世魔王这是在为我着想吗?你不会是喜欢上哥了吧!)”可能说叶修说的太多了,导致又是一轮咳嗽。

Carlos狠狠拍了一下叶修的后背说:“Can you not be so narcissistic? Who will love you! I'm not afraid of you this dead task to us? Then I would not have to face the computer every day. In case I handsome face radiation puffiness, how can I go out to find the little girl.(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谁会喜欢上你啊!我这不是怕你死了任务就都留给我们?那我岂不是要天天面对电脑。万一把我帅气的脸辐射的虚胖了,我还怎么出去找小姑娘。)”边说边给叶修顺气。

叶修听话的住在了医院。但是因为叶修不让说出去这件事,因此除了教授和任务组里的几个人没有太多人知道叶修生病。但是叶修作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无缘无故好几天没上课,自然会有人注意到这一点,所以就有很多人旁敲侧击地问Carlos叶修的消息。最后都让Carlos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了。

这天叶修正在床上躺着一边挂着点滴一边正看着组员传给他的新消息,放在桌子上了手机响了起来,叶修伸手拿过手机一看居然是教授打给他的。叶修皱皱眉头接起电话,不知道听到什么叶修忽然着急的说:“You wait for me . I ' ll be right away .(你们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过去。)”之后叶修就将手上的输液器自己拔掉,然后脱下病号服换上自己的衣服离开了医院。

给叶修送午饭的Carlos正在食堂给叶修打饭就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叶修不见了。Carlos拿着手机站在食堂给叶修打电话,没想到电话里说:“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not in service area!(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叶修现在在他们小组的工作的机房。Carlos打好饭领着饭盒往机房赶去。路上又给医院打了一个电话和他们说明一下情况,当然不是真实情况,而是Carlos帮叶修撒了一个谎。

Carlos来到机房果不其然看到了叶修坐在他的电脑前戴着耳机又在工作。Carlos走过去站在叶修身后将饭盒“咚”在叶修的电脑桌上,然后将耳机从叶修的脑袋上取下来,生气的说:“Why are you here when you're not in the hospital? I told you to trust us more, didn't you hear? I can't believe I ran out of the hospital! If you want something wrong, can you call your family back here? What do you think your family asked me?(你不在医院怎么会在这里?说过让你多信任一下我们你不是都没听见?居然自己从医院里跑出来!你要是想出事能不能把你家里人叫来以后?你这样你家人问我我怎么回答?)”

叶修在摘下耳机的时候还比较茫然,后来一听声音叶修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回头笑着说:“No! no! This is not today things are urgent, the professor has called me, can I not come back!(没有当做没听见啊!这不是今天事情比较急嘛,教授都给我打电话了,我能不回来吗!)”然后拿着饭盒带着Carlos走到一边的小圆桌边,一边打开饭盒一边说:“Thank you for your meal!(谢谢带的饭啊!)”

Carlos无奈的看着叶修,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要是教授亲自打电话就说明事情确实比较重要,因为教授是知道叶修的情况的,所以教授一般是不会给叶修打电话的。

叶修大概住了两个星期就出院了,一群人为了庆祝叶修出院决定去郊游,再加上男生居多,所以人们打算自己骑车去郊外好好玩玩。

这可就苦了叶修了。没来美国之前,天天坐在电脑前玩荣耀,来美国之后本来还有被Carlos逼着锻炼了几天,后来为了完成任务,锻炼就终止了,之后又去了医院。现在的叶修是那种动一动就累得满头大汗。

考虑到叶修的情况,人们专门选择了一个天气比较的好的日子。没想到到了郊外,因为四周空旷,风显得比较大。

叶修本来就比较累了,这一下子立刻就骑不动了,落到了队伍的最后,气喘吁吁的蹬着山地自行车。好巧不巧正好这是刮来一阵风,还是比较大了那种,前面的人都有些费力,更何况是叶修。

身体本来就瘦的叶修再加上又住了一段时间医院,而且住院还不忘偷偷做任务,叶修就更加瘦了。山地自行车本来就比较重,叶修就比较不好控制。因此风吹来之后叶修更加控制不好车子了,左扭右扭最后还是向一边倾斜了,叶修赶忙放下一只脚之地,才避免了摔倒的尴尬境地。

Carlos回忆完之后,也用QQ电话说完了这些。叶秋和肖时钦可以说是分工同时完成翻译。留下一众听电话的人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们没有想到叶修会生病,会这么辛苦。

叶秋看看周泽楷,周泽楷看看叶秋,两人都没有说话陷入了沉默。这时候就听见一道声音问:“You said he had 60 kilograms before he came back, but... What is it, please?(你说他回国前有60千克,不过......请问不过什么?)”

这声音很奇怪,不是肖时钦的声音,也不是叶秋的声音。可是英语发音却十分标准。而且这道声音不像是直接对着电话说的,而是通过什么仪器之后又对着电话,因为可以听到有轻微的电流声音。

坐在王杰希车里的韩文清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一紧:难道是他?

Carlos的声音打断了人们的思绪:“那个真的不能说,这件事如果说了,叶修不打死我也会扒层皮的!”

喻文州站在阳台想着Carlos的话,心里越发担心叶修的情况,暗自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去找前辈!”既然明天要去b市,那和父母说自己这件事就只能放在今天了。虽然是初一,但是没办法了,只能这么做了。

喻文州挂掉电话走回客厅,就看见老两口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不知道演了什么,两位老人笑的十分开心。喻文州心里默默说:“爸妈,对不起了。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

老两口听到身后有动静,双双转头看,看到自己家儿子站在原地不知道想什么,老两口对视一眼,就听见喻妈妈说:“文州,你怎么站在那儿不过来?电话打完了?大过年的也不让你休息。快过来一起看电视。”说完对着喻文州招招手。

喻文州微笑的走过去,做坐到喻妈妈身边:“你们看什么呢?不是战队的事情,是一群朋友在打电话。”

喻爸爸看着喻文州说:“文州,你今年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谈恋爱结婚了。而且我听说你们这些职业选手吃的就是年轻饭。你也该稳定下来了。我准备托我老同学介绍几个姑娘给你。”

喻妈妈听到这话,也赶忙接过来:“就是啊,你看看长得也不错;收入可以;再加上现在大家也比较接受你们这个身份,而且你不是还是什么国家队的队长。那可是为国争光的大事!你赶紧好好找个姑娘谈恋爱结婚吧,妈还等着抱大胖孙子呢!”

喻文州一直微笑的听着,心里却说了好几遍的“对不起”。两位老人都不说话看着喻文州,等他表态。喻文州微笑着说:“爸、妈,我有喜欢的人了!”

喻爸爸喻妈妈一听,异口同声说:“那怎么不领回来呢?对方人怎么样?是哪儿的?家世怎么样?”

喻文州想着叶修的样子,说:“他还没答应我。他是一个很好很温柔的人,家在b市,家世......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家世清白。”

喻爸爸喻妈妈激动的对视一眼,看来自己儿子这是有戏吗,不然不会和自己说。喻爸爸高兴的问:“叫什么名字?”

“叶修!”喻文州坚定且不带一丝犹豫的说道。

“叶修?这个名字好耳熟。感觉在哪儿听过?”喻妈妈疑惑的说。

“不是文州他们那个国家队的领队吗?我记得那个领队是男的啊!难道是女扮男装?”喻爸爸看着喻文州说。

喻文州好像明白了自己要打艰苦仗了,苦笑的说:“叶修是男的。我说的叶修也就是他!”

“什么!”喻爸爸喻妈妈大声叫道:“你说你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喻爸爸更是激动了站了起来。

    亲爱的战友 @昕虞虞_叶修的女人 ,请接棒!

评论(19)
热度(110)
© !? | Powered by LOFTER